小说 > > 正文

洛小梨兰斯睿精彩章节

2020-11-19

这里有洛小梨兰斯睿全文预览,看呗为大家提供《》章节阅读,情节精彩动人,吸引眼球,快来看吧。洛小梨前脚走进财务办公桌,经理后脚就跟了进来。

《你是我的念念不忘》精选:

早上六点半,晨风徐徐。

一道靓丽的身影旋风般的刮进BQL化妆品公司,素白的小手快速的在打卡机上一刷——

滴!

听见打卡成功的声音,洛小梨终于长舒了一口气。

还好没迟到,这个月全勤算是保住了。

洛小梨前脚走进财务办公桌,经理后脚就跟了进来。

四处的闲聊的声音瞬间结束。

“洛小梨,帮我复印一下文件,然后送到经理办办公室。”

“洛小梨,帮我把上个季度的分析表找出来,我要核对数据。”

……

随着同事们此起彼伏的叫喊声,洛小梨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。

因为五年的变故,中途休学没有拿到毕业证书。她只能在公司里的从事文员类的基础工作。

虽然被父亲误解,也时常被继母讽刺,但洛小梨还是尽最大的能力努力赚钱。

五年前代孕的那笔钱虽然让家庭摆脱了窘境,爸爸的病情也得到了缓解,但毕竟没有痊愈。日常的药费也不是个小数目。

继母余红雨在家当全职太太,负责照顾爸爸,还有被娇惯坏了的妹妹……

一个上午就在洛小梨脚不沾地的忙碌中过去了,吃过了简单的工作餐,大家都聚在茶水间里。

“我姐从法国代购的唇膏,又便宜又好用,大家都来一只!”

洛小梨拿着水杯走进去,坐在她隔间的同事小丽拿出几支唇膏,挨个发过去。

“哇,小丽的姐姐又帮我们代购新产品啦,快给我一支!”

“法国的护肤品就是好用,上个月的面膜也很好呢,大家看看我的皮肤最近是不是水嫩了很多?”

女同事争先恐后找小丽要唇膏,小丽挨个发过去,很快就发到洛小梨面前。

“喏,你也来一只。”

洛小梨看着小丽手中包装精致的唇膏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迟疑着问:“看起来很高档,多少钱啊?”

“不贵,法国ASS正品,才100块。”小丽不以为然的撇撇嘴,拿起一支塞到她手里。

“谢谢你的好意,但是不用了,我从来不用唇膏的。”洛小梨抿唇笑笑,把唇膏塞回到小丽手里,转身倒了一杯白开水。

100块?

都够她吃半个月的早餐了!

小丽拿着被还回来的唇膏,视线落在她粉嫩的唇瓣上,脸色一阵白一阵红。

茶水间里顿时鸦雀无声,女同事们互相挤眉弄眼,神色古怪。

洛小梨端着水离开的时候,听见小丽不屑的嘀咕。

“太小气了,100块都舍不得!”

“人家天生丽质,不化妆都好看,哪里会稀罕你的唇膏。”女同事们酸溜溜的私语。

不管她们说什么,洛小梨就当听不见。努力做好手里的工作,领工资补贴家用。

说起领工资,今天就是发工资的日子吧?

下班的之后,洛小梨去银行提出这个月的工资,板着的俏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暖意。

薄薄的一沓钱装在包包里,虽然少,却异常的踏实。

踩着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,回到家。

三室一厅的老旧公寓楼里,余红雨早早的等在客厅。

洛骄阳看见她开门进来,放下漫画书抬起头,热切的视线牢牢的盯在她手上的小包上。

“阿姨,这是我这个月的工资。”洛小梨神色淡淡的从包里拿出下午刚发的工资,交到余红雨手里。

不交不行啊,爸爸的医药费,家里的日常开销……都要靠她。

余红雨迫不及待的接过去数了数,眉眼紧皱,不满的眼神扫过来,“怎么才这么点?”

“这么一点够干什么?我什么时候才能换个水果机啊。”洛骄阳撇着嘴不满的抱怨:“同学们都用的水果机,就我一个人还在用国产货,丢死人了!”

“我这个月所有的工资都在这里了。骄阳,国产手机也很好用的,一点也不比水果机差……我这个山寨机用了好几年,都没有一点坏的。”洛小梨拿出用了好几年的山寨机试图说服妹妹。

固定工资刚好够爸爸的药费和家里的花销,她每个月的生活费房租还要靠闲暇时的兼职,实在是没有余力负担妹妹的高消费了。

“土老帽,吝啬鬼!”洛骄阳嫌弃的翻了个大白眼,金色的眼影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
“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?不行,我得搜搜看。”余红雨冷笑,一把夺过洛小梨手里的包包,翻了个底朝天不算,还要翻看她的衣兜。

窝在沙发上的洛骄阳一脸幸灾乐祸,显然对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。

又来了!

洛小梨的身体一僵,唇瓣霎时变得苍白。一动不动的任由她搜身。

这套防贼般的程序,她每个月送给工资回家的时候都会经历一次。

每一次,无尽的羞辱都会像钢针一般,刺痛她的心底。

但是为了继母能够尽心尽力的照顾爸爸,她选择了忍!

几乎翻遍了她身上可以藏钱的所有角落,余红雨才悻悻的收回手,脸上满是失望。

洛小梨认真的看了她一眼,握紧拳头冷冷的说道:“搜完了吗?完了我就回房间了。”

“哎等等……”

余红雨叫住她,算计的视线在她身上打转,刻意放缓了语气:“你爸的药费逐月上涨,还有你妹妹的补习费,培训班的费用,家里的开销越来越大了,你每个月给的这点死工资根本不够花。”

洛小梨静静的听着,素白的手紧紧的扣紧手里的钱包。

“那个……五年前你做的那个兼职,就是几个月弄来几百万的那个,要不你再去做一次?”铺垫的话说了一大堆,余红雨终于说到了正题。

只要洛小梨在弄个几百万回来,她和女儿的日子会好过许多,也不用每个月死等着洛小梨那点工资了。

听见余红雨的话,洛小梨俏丽的小脸陡然变得惨白,手脚一片冰凉。

原来继母打着真正想说的是这个,她还幻想着她像五年前一样突然拿回大笔巨款改善生活。

“不,你死了这颗心吧,那种事我死也不会再做的!”神态冷若坚冰,一反常态的强硬。

刻意遗忘的一幕在次浮现在脑海里,幽冷压抑的总统套房,分娩时撕心裂肺飞痛。还有时常出现在午夜梦回时,属于初生婴孩的小小拳头……

只一次,就足矣让她刻骨铭心!

“切,装的好像你有多清高似的。”余红雨被她毫不犹豫的拒绝,脸上挂不住,“反正是双破鞋。”

五年前洛小梨究竟用什么换回了300万,直到今天她都只字不提。她越是不说,家里人就越肯定她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。

为这个,洛乾坤没少长吁短叹,余红雨和洛骄阳也没少冷嘲热讽。

在继母和妹妹的嗤笑声里,洛小梨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间,坐到书桌旁对着窗外发呆。

五年前,她无缘得见的那个孩子,如今也该这么大了吧?

想到这里,她心中一阵酸楚。

虽然知道抱走孩子的人有钱有势,孩子一定不愁吃穿,受着最高等的教育。

但是一想到她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他,她的心就如同被铁丝捆住一般,难受得无法呼吸。

想着想着,眼泪不自觉的滑出眼眶,大颗大颗的砸在黑色书桌上。

次日一早。

还在睡梦中的洛小梨被闹钟给叫醒。

迷迷糊糊的睁开红肿的双睛,看了一眼时间。糟糕,昨晚想起伤心事,睡着了也不停的做噩梦,导致今天起晚了。

飞快洗漱完毕,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就急匆匆赶往公司。

路过餐厅的时候,洛骄阳好像喊了她一声。但她赶着去公司打卡,没顾得上回应。

走进公司,迎面撞见她的顶头上司走过来,抬手叫住她。

“洛小梨,过来。”相貌颇为英俊的经理冲她招手。

“经理您有什么吩咐?”洛小梨走过去,等待经理交待任务。

“我今天有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。”经理轻咳了一声,嘴里说着话,眼神却不老实的在她玲珑的腰身上打着转。


呼和浩特二手房网 https://hhht.c21.com.cn/

-

-

相关阅读

fubiying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