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剧歌舞 > > 正文

“舞”进北大

2020-05-22

  

  2006年春节前夕,北京大学未名湖冰面。一个身材修长、形象俊朗的小伙子飞快地滑出一个个优美的曲线,陶醉在平时在南方难得享受的乐趣中,他的父亲满目慈祥地站在一旁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几个月之后,幸运之神垂青了这个温州小伙———他“舞”进了北大。作为这所中国著名高校的新生,他将在未名湖畔度过至少四个春夏秋冬。小伙的名字叫王桑东,周围看着他长大的人们更喜欢叫他东东。2006年,他以文科成绩622分、北大艺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。

  

  王桑东参加温中演出

  

  王桑东与父亲王克宁在北大未名湖冰面上合影

  

  步入路

  

  “至今,我都不觉得应该是自己这辈子的选择。”

  

  位于市区龟湖路的温州市少艺校一年四季都是忙碌的。少艺校曾经走出了黄豆豆等蜚声国内外的演员。这里,也是东东的母校。他的生涯从这里开始,然后一直延续到北大。

  时至今日,东东还清晰地记得当年被选拔到少艺校的情景。也许,多少年后,他会对这个梦想启航的地方有更多的感怀和惦念。东东说,当时就读瓦市小学的他什么都不懂。“那天,老师到瓦市小学来选人。当时是1995年,我读三年级。后来给了一张‘邀请函\\’之类的东西,家人就这么带着我去了。然后,在少艺校一直读到小学毕业。”东东说,他进少艺校的这段经历异常顺利,父母都全力支持。“我倒是没有想过要跳舞或者学什么,我本人也并不喜欢学,但是少艺校的教学各方面都比较不错,而且以后还有机会直升到温州实验中学。我妈妈从小喜欢,她因为各种原因无缘做演员,就很支持我去少艺校。”父亲王克宁原来是温州电台的播音员,也算和文艺沾点边,却不喜欢儿子学,只是希望通过舞台让比较“害羞”的儿子更加“大胆”一点。

  “为什么选择?没办法,我唱歌不好。只能学。其实,学什么都无所谓,我本来就不是冲着要学什么选择少艺校的,”东东说。在少艺校,他接受了正规的训练,也参加过众多的演出,由此获得了宝贵的舞台经验。1998年4月,温州市少艺校受国家文化部指派,以中

  国浙江艺术团的名义,由时任校长的池禄率团赴乌克兰参加第二届国际民族大赛,东东和小伙伴们摘得一等奖第一名。

  给了东东很多荣誉和机会,也帮助他圆了北大梦,但他坦言:“至今,我都不觉得应该是自己这辈子的选择。”

  

  军旅三年半

  

  “这么大的苦都吃了,其他的就不在话下了。当时在南京就一个想法,要是能回去读书该多好啊。”

  

  1998年,小学毕业的东东迎来了人生的一个转折。南京军区江苏武警总队蓝盾歌舞团到温州选拔人才,基本功扎实、很有潜力的东东被他们一眼相中。

  “其实,那个时候我还小,去不去南京我自己是没有主见的。妈妈是赞同的,父亲则反对。”东东说,母亲希望他继续在的路上走下去,而父亲却不希望他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吃苦。最后,经过激烈的争论,在母亲的坚持下,东东还是踏上了去南京的列车。那年,他才十三周岁。

  谈起南京的军旅生涯,东东第一个字就提到“苦”。“苦,很苦!当时我还小,确实不懂当兵是怎么回事。在路上的时候还在憧憬着南京的繁华,自己穿上军服是什么样。但是,当我们到了那边,一切的新鲜感就都没了。”东东说,到南京后的第一天中午他就和小伙伴在宿舍里哭。之后的几天,他们几乎天天“与泪相伴”。

  毕竟是涉世未深的一群不懂事的孩子,军营里的严格让他们一时难以接受。因为作为学员的特殊性,团里给每个人每天的饭菜都定了量。每天晚上九点半宿舍准时熄灯,第二天早上六点准时到练功房,接下来是半天的文化课,下午和晚上又是专业课程训练。东东在南京的三年半生活就这样周而复始。“当时确实太累、太枯燥、太乏味了。每天起得那么早,一早上课根本没有精力,都想睡觉。教练很严格,不像以前那么轻松了。动作做不好,教练就会严厉地责罚你。训练的时候不能喝水,经常训练完了下来,吐出来的痰都是血。”东东说,由于平时都在队伍里面训练,一个月也难得出去一两次,虽然在南京三年半,可是他对六朝古都还是不太熟悉,不像是在那边待了那么久的人。

  艰苦的训练之后,终于有人撑不住了,和东东同一批到蓝盾歌舞团的一个外地小孩选择了“逃跑”。这个“小逃兵”穿着武警

  制服,揣着仅有的一百多块钱准备跑回家。随后赶到的教练把他“抓”回去。随后,这个“小逃兵”受到了教练最严厉的责罚。但是,没过几天他又跑了,这次准备去找个地方打工。不过,他又一次“不幸”地在车站被堵了回来。在三年多的时间里,“小逃兵”前后十三次“逃跑未遂”。同伴挖空心思“开小差”,东东却没有过这种想法。“跑回家还是要被家里送回来,至于打工,我是不会去的。”

  回想起这段岁月,东东说,虽然很苦,但是很值得,这段经历让他懂事了很多。“这么大的苦都吃了,其他的就不在话下了。当时在南京就一个想法,要是能回去读书该多好啊。这也是我后来觉得读书再怎么样辛苦也能接受的原因。”

  

  温中特长生

  

  “其实当时什么都不想,反正也无所谓。本来就差别人那么多,我只是希望不考最后一名就行了。心态很放松,能进步多少算多少。”

   2001年下半年,已经在南京上高一的东东被父亲王克宁接了回来。回到温州的东东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困难,在南京三年半,他的文化课基础已经跟同龄人差了很大一截。另外,由于南京的中学课程和温州不一样,他不得不到温州实验中学读了半年的初三。为了尽快消除差距,家人为他请了家教。每天在学校上完课,回到家的东东又争分夺秒地补课。半年多努力取得了效果,但是他的中考成绩还是与当年的温州中学录取线差了整整90分。

  “其实,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想到能进温州中学,觉得能读个普通中学已经不错了。毕竟自己文化课差别人太多。”和东东有同一个想法的还有他父亲王克宁。父亲很清楚儿子的文化课基础:“温州中学?当时那个分数连温中的校门都摸不着。我只是希望他好好在高中读三年,考个一般的大学就可以了。虽然我很希望他进一所好的高中,以后能考个好大学。可是,时间太紧了,这几年落下的功课太多。”

  哲人说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正当东东和家人都做好读普通高中的准备的时候,他们得到了

  温州中学招考特长生的消息。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东东开始恢复训练。父亲王克宁将他带到朋友经营的KTV,趁下午没有营业的时间找了间大包厢,打开音乐让他练习。带着儿子赴考,王克宁心里七上八下的。考完之后,他走到温州中学的“考官”边上。“我儿子有希望吗?”“当然,如果他都不要我们要谁?这里他舞跳得最好,绝对是专业水平。”

  “其实,当我走进温州中学大门的时候,我心里根本就没谱。来考特长生的人多着呢!”东东说。走出温州中学,他第一次感觉到给自己带来的幸福。

  东东是以文化课几乎垫底的身份走进温州中学大门的。从入学的第一天开始,他就很清楚自己今后将面临怎样残酷的竞争。三年中,王桑东从全年段最后一名到班级第36名(全班56人),再到排到班级中上,他一直在进步。“当时什么都不想,反正也无所谓。本来就差别人那么多,我只是希望不考最后一名就行了。心态很放松,能进步多少算多少。”2005年高考,艺考成绩优秀的东东以文化课十四分的差距被挡在北大的大门之外。但是,这次考试却让他对未来有了更多信心。在东东的眼里,北京大学的校门已经为自己敞开了一半。

  在温州中学的这段经历对东东意味着很多。他说,如果不是到了温中,也许北大的梦想只能是一个不现实的泡沫,即使自己的舞跳得再好。除了文化课成绩的大幅度提高外,温州中学给东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舞台。东东进入学校不久,就在温州中学百年校庆的文娱表演中,以独舞“秦佣魂”让前来参加校庆的嘉宾和校友记住了他。后来,他代表学校参加的群舞“秦王点兵”获浙江省第四届学生艺术节一等奖。

  

  非北大不读

  

  “都复读一年了,要是考不上北大,我一定要再复读,反正非北大不上。”

  

  “妈,我的书不要扔,今年要是考不上我还要用呢!”今年高考后回到家里,看到母亲准备“处理”自己的高中课本,东东随口而出的这句话把母亲吓了一跳。

  东东说,他在讲那句话的时候丝毫不是在开玩笑。“都复读一年了,要是考不上北大,我一定要再复读,反正非北大不上。”当然,他也知道,万一再次复读将面临更大的压力。这种压力,他一年前就感受过了。2005年高考,东东虽然没有考上北大,但还是接到了浙江大学城市学院的录取通知书。包括母亲在内的大部分亲友都为他高兴,他们都清楚小伙子能够考到这个成绩已经很不容易了。但是,这个时候的东东却有自己的想法———他要复读。随即,可以想象的反对声音就充斥耳边。但是,父亲王克宁却很支持儿子的想法。“儿子有这个想法,我觉得很高兴。不管怎么说,我一定会支持他去做。小时候给他取这个名字,‘东\\’字的意思就是要他自己给自己做“东”,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。”王克宁是个很直爽的人,虽然人到中年,可丝毫没有常人到这个年纪该有的保守,他还保留着年少的激情和冲劲,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为理想冲一冲。

  带着北大梦,东东离开温州来到杭州建人高复,一边读书一边在浙江歌舞剧院进行恢复性训练,寒假则随父亲北上,到自己心仪的学校“探营”。东东不愿意提起这一年的生活。但是从只言片语中,我们还是能感受到这一年在精神和学业双重压力下的艰辛。

  当付出最终换来成功时,东东说他很激动,激动得几个晚上都睡不着。“知道自己肯定能进北大了,我和母亲都睡不着。我一直躺在床上想象以后的生活,凌晨三点多了,我起来一看,母亲还没有睡,到了第二天晚上也一样。我们母子俩边看电视边聊天,一直到第三天早上九点,确实太困了才睡得着。”东东第一次觉得暑假那么长,长得让自己觉得是在煎熬,“天天想着开学啊,日日盼着可以到北大报到。”

  8月28日,被选入北大学生艺术团的东东提前到校训练。他从北京给记者打来电话,他说,来到学校真的很开心,他希望今后几年好好补一下英语,多学点东西。

  

 

  图片由王桑东家属提供

-

-

相关阅读

fubiying资讯网